当前位置:主页 > IT新闻 >

内地互联网公司赴港上市潮,难救香港本土互联网

栏目:IT新闻 来源: 微信小程序开发网 阅读: 2018-07-17

  今年的港股的确迎来了一个内地科技股上市高峰期。蚂蚁金服、小米、美团、映客、拼多多等都选择赴港上市,港交所首次迎来同一天 8 家公司同时敲钟上市的盛况。而背后则是香港对“同股不同权”认同的改革激发了很多科技公司选择赴港上市的风潮。

  但香港为何要进行“同股不同权”的变革呢?香港今天的求变,或许与香港与科技互联网绝缘了 20 年息息相关,它需要一些新的经济型公司来为香港带来一些改变。

  但在不久前,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的一句话就印证了这种求变的焦虑:“港交所为什么要改革,阿里巴巴去美国上市了,我们再不改,小米也要去美国了。”

  有人说,香港就像手扶电梯,现在走得越来越慢,越来越平。

  但到了 2018 年的香港,我们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一些变化,至少,铜锣湾大街小巷的店铺已经贴上微信和支付宝的支付码,而在去年,香港苹果日报还曾经刊登文章称支付宝是“伪先进”,有信用的上等人,不用支付宝。

  香港互联网的机遇、泡沫与错失

  而从互联网创业氛围来说,香港的创业氛围一直广受诟病。我们知道,国内这些互联网公司纷纷赴港上市,但香港本土却是互联网创业的荒漠,也缺乏自己的互联网巨头。

  香港市场本身就小,但互联网讲究规模经济,这直接导致互联网创业的土壤与氛围的缺失,香港年轻人对失败的承受度也很低,之所以如此在于年轻人被香港的高房价绑架。

  香港已连续第 8 年被美国咨询公司 Demographia 评为全球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香港的高房价挫伤了香港年轻人创业的积极性。

  其实香港的互联网产业本身有着很好的发展机遇。早在 90 年代,当谷歌还是小公司,Facebook,推特还没影,国内老牌门户 163,新浪还在艰苦创业之时,当时的香港政府就提出了数码港鼓励互联网产业,意图将其发展成类似美国硅谷的高科技中心。

  到 98 年的时候,中国内地出现了内容门户(搜狐+网易+新浪)+BBS 论坛社区 +IM(腾讯)+游戏(联众)的互联网格局,初步形成了互联网基础设施的雏形,但香港有着吸引全世界和国内人才的配套设施与比当时内地更优越的宽带环境,与非常完善的资金渠道。

  与此同时,发源于美国的“。com 热潮”也在席卷香港。大量热钱进入香港,投向互联网领域,李泽楷当时还购入了腾讯 20% 的股份。1999 至 2000 年的香港出现大量互联网相关企业,部分更成功上市。

  2000 年互联网泡沫前,香港互联网工程师非常吃香,有几年经验的甚至可以开到近 10 万的月薪。1999 年 5 月,由李泽楷创立的盈科数码登录港股市场,市值一度突破 2000 亿港币。这在当时无疑也是天价市值。

  李嘉诚旗下的 TOM 网曾经做过 SP、门户网站、体育、娱乐、游戏、IM 等业务,年收入最高的时候有几十亿量级。这在当时互联网行业来说,已经是非常高的营收收入了。

  但由于部分上市企业由于市盈率被炒得过高,盈利能力未达预期,随着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香港市场的科网股全线崩盘。盈科数码的市值从 5800 亿港元跌到 200 多亿港元。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资本市场对互联网不再有信心,无论是私有化退市还是科技业务转型,互联网创业者遭遇冷落。

  李泽楷所持有的腾讯股票也在第二年就卖了,现在有网友替李嘉诚心痛,白白错过 4000 亿,如果不是那么短视的话,凭着腾讯这个平台,香港和李泽楷将会在国内互联网拥有最高的话语权,而李泽楷则可以稳居华人首富。

  后来到了 2013 年 7 月,阿里巴巴集团拟赴港交所上市。然而,阿里巴巴为保证合作人控制权在上市后不被稀释而采用了双重股权制度成,这成为其在港股上市的阻碍,因为香港过去一度坚持同股同权。因此同年 10 月,阿里放弃在香港上市,并于次年赴美上市。阿里后来的市值涨速香港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错失阿里无疑是港股一大遗憾。

  发展到今天,香港从 PC 端到移动端几乎就没有有影响力的互联网产品,而在香港也几乎没有叫得出名字互联网与 IT 新型技术类公司与产品,整个香港市场已经被 Google、Facebook、微软、雅虎、苹果们集体攻陷。